您好!今天是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
加入收藏| 设为首页| 联系方式
网站首页
欢迎来到:中国科学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
实验室概况
实验室介绍| 机构设置| 历史沿革| 联系我们
科研体系
固态量子计算研究单元| 量子纠缠网络研究单元| 量子集成光学芯片研究单元| 量子密码与量子器件研究单元| 量子理论研究单元
科研成果
研究进展| 获奖| 论文与专著| 专利
实验室成员
固定成员| 双聘人员| 博士后| 招聘信息
科普中心
郭光灿的量子十问 | 来自量子世界的新技术
研究生园地
研究生招生| 博士答辩
新闻中心| 公告通知| 学术报告| 媒体关注| 友情链接

首页栏目

当前位置:首页>首页栏目> 媒体关注

媒体关注


【科学时报】中科院博士后许金时:与量子“纠缠”到深夜

发布时间:2011-12-30
本报记者 杨保国
 
瘦高个,戴着眼镜,有点腼腆,这是许金时给记者的第一印象。
 
近日,在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,记者见到了博士后许金时。“不好意思,比较乱,我在办公室待的时间少。”许博士讪讪地笑着。
 
两点一线
 
前不久,许金时的博士论文《光子纠缠态制备、应用及演化的实验研究》入选2011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。而2004年从福建师大考上中国科技大学郭光灿院士的研究生时,许金时对量子信息所知甚少。甚至研一上了一年理论课后,“认识也还是表面的”。
 
一年后,在老师李传锋的指导下,许金时开始作量子信息实验研究,包括制备多光子纠缠态,这是量子通信和量子计算的“源头资源”;研究噪声环境下量子纠缠在传输过程中的演化规律等,目标是构建实用化的量子通信网络。
 
当时,李传锋刚着手建量子点实验室,师徒二人从零开始。调试设备,理论计算,搭建实验光路,寻找光子纠缠对,不断优化,等等,许金时在量子世界里摸索。
 
每天上午8:30前到实验室,晚上11点多回家,午餐和晚餐都在食堂凑合,中午困了就在办公桌上趴一会儿。许金时把自己6年来的生活概括为“两点一线”——从宿舍到实验室。
 
刚开始做实验时没经验,从找到光子纠缠对,到优化为高纯度的量子纠缠态,整整花了近两个月时间。有时,本想优化得更好一些,不料越“优化”越差,后来连原先那个纠缠点都找不到了。许金时感到烦躁,不想说话,甚至想重搭光路,但时间又不允许。
 
“幸亏我遇到了好老师。”许金时对记者说,李传锋老师开头半年时间在实验室里陪着我,遇到困难时,他一边帮助分析,一边用其他小组以前遇到的困难鼓励我。 有时,他们“一不小心” 从下午干到晚上8点,才想起晚饭还没吃。有时干到半夜,要叫醒门卫大爷开门。2006年,许金时关于四光子纠缠的第一篇论文发表在美国《物理评论A》上, 这是他“最感到高兴的时候”。
 
量子世界很神奇
 
“这样的生活,难道不感到枯燥?”记者问。
 
“实验中不断发现神奇的现象,与经典世界迥然不同,很有意思,而且它们有可能改变世界的运行方式。”许金时说,其实当你真正进入到这个世界时,并不是原先想象的那样难。
 
“许金时是我们小组公认最用功的人。”李传锋说,实验室的科研条件和氛围好,他很珍惜,非常努力,效率也很高。有这样一个师兄,师弟们都向他看齐,他也无私地给予帮助。
 
天道酬勤。近年来,许金时在量子信息实验研究领域收获颇丰:在实验上首次发现量子关联可以不被环境破坏,首次验证了量子关联和经典关联在消相干演化过程中 的突变现象;实验验证了新形式的海森堡不确定原理;解决了对量子纠缠在噪声信道中演化进行有效刻划的难题;首次观察到量子纠缠突然死亡完全消失一段时间后 又重新复活的奇异现象,相关论文先后在《自然—通讯》、《自然—物理》、《物理评论快报》等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。
 
将近6点,记者走进许金时所在的实验室,五六十平方米的实验室内摆满了设备,里面光线很暗,几个学生正在做实验,头上戴着小灯。“这是量子存储平台,这是 量子点平台,这是再生放大激光系统。”许金时一一给记者介绍这些设备的用途,“因为做实验的需要,这里大多数时间不能开灯。”
 
由于光线暗,加上设备运转发出的声音,不一会儿记者就感到压抑。“你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待十多个小时,是否感到难受?”记者问。“已经习惯了。”许金时说。
 
许金时如此努力工作,妻子怎么看?记者后来拨通了他妻子小孙的电话。
 
“他的工作有意义,他自己又有兴趣,我得支持他。”小孙告诉记者,只有当实验进展顺利时,她才“强烈要求”他在家待一天,担心他身体单薄,架不住长期疲劳。
 
《科学时报》 (2011-12-30 A1 要闻)